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602小荷班的博客

小荷才露尖尖角,早有蜻蜓立上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阿泥  

2017-12-26 20:50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谁都以为泥巴没有生命,怎么会呢?当然有的。当我还是一团小小的泥巴时,我看不见,听不着,闻不到,也发不出声音,我的世界只有混沌和黑暗,可我的心在跳,虽然它跳得沉闷而乏力。
   
那天我在泥人柳的手里有了眼睛,有了耳朵,有了鼻子,有了嘴巴,有了胳膊有了腿,刹那间我看见了世界的颜色,听见了世界的声音,闻到了世界的气味。然后,我在几分钟内长到了足够大。

   
泥人柳说:“你活了,你就叫阿泥吧。我捏的一万个泥人里,总有一个变成活的哦。”

   
“哎!”

   
只是一瞬间的工夫,我已经热爱上了我看到的听到的闻到的触摸到的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
可是他接着说:“你只有一个月的生命。一个月以后,你将变回一团泥巴。”
   
“哦,不!我再也不想当一团泥巴。”经历过色彩、声音和气味,我怎么愿意重回那个黑暗混沌的世界?

   
“那么阿泥,请你记住两件事情——”

   
“第一件,永远不要让别人对着你说‘你是泥巴人’”

   
“第二件,找一个和你长得相似的女孩,差不多高差不多胖,你去拉她的手,拉十次,每次拉手,你就在心里数数,要数到一百下那么久。”
 
  
“做到了会怎样?”

  
“拉满十次手后,你会获得真正的生命。”

   
“永远都能看见和听见?”

   
“没错。”

   
我惊喜万分,欢呼着转圈,没想到腿一软,额头磕在了桌角上。

   
“但是那个被你拉过十次手的女孩,她从此再也看不见,听不着,也发不出声音。”

   
“啊?”

   
这时候,正是春天,花啊草啊,香味啊,鸟叫啊……我喜欢这个世界到了心痛的地步,我只想活着。
   
我开始寻找。

   
我的运气很好,第七天,我就找到了一个女孩。她和我差不多高,差不多胖。她走路一跳一跳,肩上搭着的两条小辫子一甩一甩,她还踢路边的石头,或是追着蝴蝶跑。

   
我跟踪了她七天。我把自己的头发也扎成她那样的辫子,没有橡皮筋和蝴蝶结,我就用两根草茎绑着。

   
早上,通常是她爸爸用自行车把她送到学校,她在后座上,不停地晃动两条细长腿。傍晚,是她自己走回家。她脚步轻盈,我想跟在后面学她蹦跳,可恨我的腿是软的,跳不动。我的手指和脚趾也是麻的,没有什么知觉。

   
我要怎样才能拉住她的手呢?

   
黄昏的太阳那么红,那么润,如果可以,我真想咬上一口。我跟在她后面,或者站在路边看她过去。我该怎样才能拉住她的手?

   
在害怕和犹疑中,我只剩下了十天时间。

   
一想到十天后,我将失去眼睛、耳朵和鼻子,失去色彩、声音和气味,悲伤和绝望就把我整个儿淹没。不,我再也不要当一团泥巴,     我也不要“阿泥”这个名字。

   
听,她爸爸喊她“采蓝”。

   
采蓝,多听啊,蓝色,多好看啊。以后……以后我要叫采绿,对,就叫采绿。

   
我必须拉住她的手。别无选择。

   
这一天,我从她后面猛冲上去,趁她不备,我的左手一把拽住了她的右手。她显然被吓着了,眼睛睁得好大,她本能地想挣脱,我用出我所有的力气抓着她。

   
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要数到一百下,要数到一百下
~
   
我感觉到她手指里有什么东西传到我的手指里,我麻木的大拇指居然愉快地战栗了两三下。

   
“放开我,你是谁?”

   
我不说话,我的心在紧张地数数。她挣脱不开,一条辫子散了。
   
“我不认识你,你放手啊。”

   
“九十八,九十九,一百。”我终于数到了一百下,我松了手,已是满头的汗。

   
她的手指被掐红了,因为我用了最大的劲儿。她甩着手,生气而诧异地瞪着我,她的眼睛真好看啊,像落进了露水和星星。

   
“你是谁,你为什么拉我?”

   
我扭头逃跑了。

   
“等一等,你还没有回答我呢!”

   
我不回头。

   
第二天,我再次以袭击的方式拉住了她的手,她又被结结实实吓了一跳。

   
“又是你,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
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

   
“你为什么拉我?”

   
“六十、六十一、六十二……”她手指上有一股温热而湿润的力量,活泼泼地到达我的指尖,然后流淌进我的身体,一直到脚指头。

   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
“九十八、九十九、一百。”这一百下是多么漫长,真是好大的煎熬。

   
“嗨,难道你不会说话吗?”

   
我飞快的逃远了。她再喊什么,我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
第三天,我尾随着她,正要出手,她突然一个转身,瞪着我,我的手扑空了。扑空了的我,局促而慌乱,只想跑掉。

   
“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拉我的手了。”她脆脆地说。她知道?我震惊极了。

   
“因为你很孤单,你没有朋友。我猜对了吗?”

   
猜错了,我在心里回答。

   
“好吧,以后你不用偷偷拉我的手,给你。”
   
她朝我伸出手来,这太出乎我的意料,我诧异得把手别到了身后,甚至还退了两步,结果左脚被右脚绊住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我痛得呲牙咧嘴,我猜屁股肯定是裂成两瓣了。

   
她的手拉住了我的手。一股更温热,更湿润的东西涌进我的身体,又从眼眶里出来,是……眼泪吗?

   
“屁股很痛吧?”

   
“痛。”我傻得只会说一个字,她把我从地上拉起来,我的十个手指头不停地颤。

   
“你在发抖,你冷吗?”

   
“冷。”其实我不知道冷还是不冷。

   
“我们来跑步,跑一跑,就冒汗了。”

   
她没有松开我的手,我在心里习惯地数着“……二十……三十……四十……”数到一百下,我的手还在她手里。

   
“像我这样,张开手臂。”

   
“嗯。”我乖乖地听了她的。

   
我们手拉着手在路上奔跑,好奇怪,我的腿不再软绵绵的了。

   
“你看,我们像要飞起来。”她一边跑一边笑,我也忍不住跟着笑。风拂在脸颊上,耳边响着自己喘气的声音,我觉得很快乐。后来我们实在跑不动了,弯下腰大口大口喘气,然后一同躺倒在路边的草丛里。

   
“我可以做你的朋友,你以后就不会孤单,我也不会孤单。”

   
她的眼睛明亮而诚恳地瞅着我,我慌乱地把脖子扭到另一边去。我的心,跳得好快,快得微微作疼。

   
“我叫采蓝,你呢?”

   
“我叫阿泥。”

   
“我最喜欢这样躺着看天空,你看着会儿天的颜色多美,浅蓝的,深蓝的,绛紫的,白的,粉的,金黄的,橘红的,苹果绿的……”

   
真美啊,美得我舍不得眨眼。

   
“我还喜欢闻草的气味,你闻闻。”她扯了一根草送到我鼻子下,“快闻闻。”我深深地闻着,清凉而芬芳的气息,让我的胸膛幸福地阵阵紧缩。
   
“嗨,你听,蟋蟀在叫。”

   
她让我趴在地上,耳朵贴着地。

   
“听到了吗?”

   
“听到了。”

   
“我可喜欢听蟋蟀的叫声了,他是天才音乐家。”

   
“我也喜欢。”这个黄昏快乐得让我忘记我是一个泥巴人了。

   
第四天,她送我一对柠檬黄的蝴蝶结,换下了我辫子上的两根草。

   
“阿泥,你好漂亮。”

   
“真的吗?”我羞涩地埋下脑袋。

   
“你额头上有道疤痕,疼吗?”

   
“不疼。”

   
接下来的四五个日子,我们都在黄昏的路上遇见,每次都是她主动拉过我的手。我们一手拉着,另一只手臂张开,一起跑到再也跑不动,一起躺进碧绿柔软的草里。看天,看云,闻花的、草的香,听蟋蟀、纺织娘的叫。

   
青草触摸着我们的脸,我们对着红润润的太阳大声喊:“喂——啊——”

   
她说:“以前,我总一个人躺这儿。和你在一起,真开心啊。”

   
我也很开心,可是我更忧心忡忡。如果没有算错,我们已经拉了九次手。现在的我已能轻盈地蹦跳,脚指头和手指头,也变得敏感而有活力。可她,没跑几步就呼呼喘了,跳的时候也没以前轻灵了。

   
这其中的原因我知道的。

   
再拉一次手,我就该获得真正的生命了吧。但是她呢?

   
她将永远看不见天的颜色,听不见蟋蟀的叫声,闻不到青草的香,喊不出丁点儿声音?不!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,一点点都不可以!在她第一次向我伸出手的时候,在她问我是不是很孤单的时候,在她给我绑上蝴蝶结的时候,我改变了主意。

只是……只是我也不想回到那个灰暗沉寂的世界啊。

   
这是我的最后一个日子了吧。

   
她向我跑来。她的蝴蝶结是和我一样的柠檬黄。

   
“阿泥,来,咱们跑吧,跑到那边去。”她朝我伸出手,我把手别到背后去。

   
“怎么了?”

   
我躲闪着她,她还是捉到了我的手。我清晰地感觉到,她身体里的东西又咕嘟咕嘟往我的体内跑来。我的心不由自主地开始数数,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

   
“你看起来很古怪哦!”她说。

   
“六十六,六十七,六十八……”我出声地数道。

   
“你怎么数数啊?”

   
“八十,八十一,八十二……”我大声地数。

   
“咯咯咯……”她笑,“阿泥你真逗。”

    
我开始挣脱,她拉着不放,一如当初我拉着她的手。、

   
“你不让拉,我偏拉,以前你也是这样对我的!”她咯咯地笑,而她的脸如此苍白,眼睛也不再明亮。

    
我说:“快放开!”

   
“就不放!”

   
我大叫:“你弄疼我手了!”

   
“你以前也是这样弄疼我的。”她调皮而任性。
   
“九十、九十一……”

   
“阿泥,别数数了,我们开始跑吧。”

   
“九十八、九十九。”最后一刻,我恨恨一挣,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。她坐在地上,惊异地睁大眼睛,朝我伸出刚松开的手,“拉我起来,阿泥。”我摇摇头。

   
她赌气说:“如果你不拉我,我今天就坐这儿,到天黑,到天亮。”

   
“随你。”

   
天慢慢黑下来,我们就这么僵持着。她轻声啜泣,很伤心的。天上有了淡淡的星,云彩看起来如此柔软,除了蟋蟀,一定还有更多不知名的昆虫在叫,花和草的香在晚风里飘,我也哭了,一边哭,一边贪婪地看着,听着,闻着……

   
我说:“我们做一个游戏,谁赢了听谁的。”

   
“好啊,我喜欢做游戏。”她立刻高兴了。

   
“我们来玩‘你是泥巴人’的游戏,谁如果真的变成泥巴人,就算赢了。”

   
“咯咯,好弱智的游戏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
“如果我赢了,你得听我的。你得把我带到泥人柳那里,你知道他吗?”

   
“我知道,他捏泥人很厉害,我家里买了十多个。”

   
“那好,开始游戏吧。”

   
“这个游戏真是没有什么意思哦,三岁娃娃也不要玩的。”

    
“开始——采蓝,你是泥巴人。”我说,“你叫我……采绿吧。”

    
“咯咯咯……采绿……咯咯咯……”她的笑真好听啊。“采绿,你是泥巴人。” “嗯,我是。”这是我发出的最后一个声音。

   
月亮在云朵后面,最后的香钻进我鼻子,有两只昆虫好像在吵架,我的眼角渗出最后一滴泪……

   
紧接着,我被熟悉的灰暗和沉寂包裹了。

   
我变作越来越小的一团,我感觉到她把我捧在手心。后来,我被交到了另一双手里,那是泥人柳的,我知道。我还知道他说“一团傻泥巴”。我听不见,我是感觉到他这么说的。

   
我笑了,他们看不见一团泥巴的微笑。
    
再后来,我又到了采蓝的手里……她的手,我怎么可能分辨不出呢!
    
有一天采蓝把我揉啊捏啊,她是想再捏一个我吧。她那双笨手,一定会把我捏的很丑。她喊我“采绿”了,我感觉到了!
    
采蓝和采绿,都是多好听的名字啊。
    
如果那时,我们拉满了十次手……哦,想起来真有些后怕。 虽然我的世界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的黑暗和沉寂,何时再也不混沌了。 怎么还可能混沌?那些经历过的色彩、声音和气味还有采蓝,都这般清晰地被我记得,我的心,跳的很欢实,很有力量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